{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杭州杨健康 » 正文

实习生与丈夫发生关系 怎么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3:27:50  

  10年恋爱,她与师兄跨进婚姻的殿堂

  王莉18岁时,通过高考进入了广州某高等院校财经专业读书。那时候的王莉拥有一双大眼睛,笑靥盈盈,一条高高扎起的马尾,在脑后活泼地摇摆着,博取了无数男生的好感。不久,丘比特之箭射中了她。

  王莉是个勤奋的女生,经常在课室晚自习到深夜,而楼道对面的二年级课室,总有一间的灯同时亮着。她留意到,她走的时候,那灯也同时熄灭;她走在校园静谧的林荫道时,后面也总紧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一段日子过去,那位高大的男生终于鼓起勇气,跟上王莉的步伐,与她并肩同行,并牵起了王莉的手。爱她的男生,是比她高一届的同系师兄,名叫钟军。钟军出身贫寒,学习勤奋,成绩优异,加上有英俊的外表,不少女生向他频送秋波,但钟军却对刚入校门的小师妹王莉情有独钟。两人情投意合,难舍难分,羡煞旁人。

  3年后,钟军毕业了。他凭着优异的成绩,在江门找到了相当不错的工作。第二年,王莉也毕业离校,但没能如愿来到江门工作。她回了恩平老家,两人开始了鸿雁传书、电波传情的牛郎织女生活。每逢节假日,他们必相聚在一起。

  在他们相爱的第10个年头,也就是去年,王莉得到亲戚的帮助,来到了江门某企业集团当会计。他俩很快举行了婚礼。婚礼上,亲朋好友纷纷为他俩祝福。王莉的心都醉了,她终于实实在在地拥有了钟军,实实在在地拥抱了幸福。

  3个月的婚外情,用10年构筑的感情大厦坍塌

  他们结婚才几个月,钟军的单位来了一批实习的大学生,其中一名女生与钟军在同一个科室。那女生家在外省,一心想找关系毕业后留在广东工作。颇有心计的她将目标锁定在年青男同事的身上,希望有人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找到恋爱对象,达到毕业后的就业目的。钟军不幸成为了她进攻的目标。

  那天夜晚,单位里要赶制报表上报,钟军与那名女实习生加班到夜里近11点,然后女实习生以夜色深沉不安全为由,要求钟军送她回宿舍。当那名女生坐上钟军的摩托车后坐时,女生身上淡淡的香味阵阵送来,熏得钟军有点飘飘然。

在转弯处,女实习生顺势用双手紧抱住钟军的腰,她长长的头发时不时飘舞在他的耳际和眼前,香水味继续刺激着钟军的神经,加上女人酥软的身体紧贴着,钟军简直不知自己身在何方。20分钟后,当车子到达女生宿舍的楼下时,他经不起女生的一再邀请,跟她上了楼。刚好同宿舍的另一名女生外出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欲火经过一路的点燃很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年轻的钟军,第一次体会到了在王莉身上感受不到的另一番味道,这种感觉令他感到新奇。王莉是一个清纯的女子,男女之事,也常带有淑女的娇羞,可这名女生,显然是情场老手,她懂得怎样去取悦男人。有过第一次,接下来的第二次、第三次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3个月后,女生实习期满,终于要回学校的时候,她告诉钟军自己怀孕了,要钟军娶她为妻。钟军听后,如雷贯耳,不知如何是好。钟军说给她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她死活不肯,表示非要把孩子生下来。钟军对王莉的感情无疑是深厚的,可一时的出轨,令到他进退维谷,陷入了困境,弄不好,将身败名裂。他思前想后,最终无奈地选择了离婚。

  王莉以为丈夫是一时糊涂,鬼迷心窍。于是,她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轮番做丈夫的工作,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悬崖勒马,浪子回头。公公婆婆从老远的乡下跑来,站在王莉一边,苦口婆心规劝儿子,甚至叫儿子下跪认错,可钟军非常冷静地拟好了离婚协议书,把房屋、存折,一切值钱的东西都留给了王莉,只换取了一个自由身。

  王莉最后平静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她想:10年3000多个日夜垒筑而成的感情大厦,经不起3个月的婚外情的冲击,这么脆弱的婚姻有必要再去挽救吗?一辈子这样下去,能有幸福可言吗?这样的婚姻太脆弱了,不要也罢!

  虽然如此,当钟军从他们共筑不久的爱窝中搬走,王莉还是觉得心里一片空白,孤单得发抖。在这个城市,钟军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依靠。如今,这唯一都没有了,她可该怎么办呀?

  母亲知道了王莉离婚的消息,从老家赶来陪伴她,并恳求她回到家乡去,免得在这里顾影自怜。王莉也感叹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在娘家的时候,有母亲的关爱,有家庭的温暖,无忧无虑,快乐如小鸟。重新再回到母亲的怀抱,心境还能回到从前吗?又如何去面对熟悉的同事和朋友?

  祸不单行,挚友因车祸离开了人世

  祸不单行。正当王莉六神无主,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之际,又接到了一个噩耗:她童年时最要好的朋友媛媛,因车祸离开了人世。王莉将自己的不幸抛之脑外,马上起程赶回家乡。

  在殡仪馆里,王莉木然地望着装在水晶棺中那张年轻而熟悉但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脸,往昔两人一起共渡的快乐时光一幕幕地出现在眼前:媛媛与她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是形影相随的知已。上中学后,王莉家离校较远,王莉就吃住在媛媛家中,早起同梳洗,晚卧共枕眠。媛媛的妈妈待她如亲生女一般,早餐,一人一份牛奶鸡蛋,晚自习后的夜餐,也一人一份冰糖炖蛋。媛媛高考失利,然后就在家乡找了工作,不久嫁了人家,现在儿子已经上小学读书,过着安稳幸福的生活,哪想到祸从天降!此刻,站在王莉身边的媛媛丈夫和儿子,早已哭成了泪人,可眼泪是多么软弱无能的东西,它不可能令亲人挚友起死回生!

  那一晚,送别了媛媛,王莉没有回家。她背着行囊,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她仿佛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该走向哪里。

  她想了很多很多,想起了自己快乐的童年,想起与媛媛缔结的真挚情谊,记起了她们的盟约:等王莉生了孩子,如果是男孩,就让两人的孩子结为兄弟;如果是女孩,就让他俩缔结姻缘。她们要将友情传送到下一代,甚至代代相传。现在,她们第一代的友谊就不幸夭折了,这世间哪里存在永恒?缔结婚姻,人人都希望天长日久,可自己的婚姻,却是昙花一现!她千百次地在心中慨叹:人生无常呵!

  珍惜生的机缘,决意过好每一天

  王莉在街上一直走到深夜,终于走累了。夜的风,冷冷地吹拂着,她开始有了饥寒交迫的感觉。她颓然无助地坐在一间夜开的商店门前,把头低低地埋在膝盖上。一阵低沉且浑厚的音乐声飘进她的耳际,她侧耳倾听,歌者这样诉说:

  “那一天/我不得已上路/为不安分的心/为自尊的生存/为自我的证明/路上的辛酸/已溶进我的眼睛/心灵的困境/已化做我的坚定。

  在路上/只为伴着我的人/在路上/是我生命的远行/在路上/只为温暖我的人。”

  此时,她头脑渐渐地清醒了:失婚,是一种不幸,可相对于永远离开人世的挚友媛媛,我至少还有生的权利,还有享受生活追求幸福的机会!过去已经成为了历史,未来变幻难料,今天才最真实。

  想到这里,她突然非常渴望见到母亲。父母是她温暖的依傍,她快乐地活着,更是父母幸福的渴望!她疾步如飞地往家里赶,在黎明第一缕晨曦初现的时候,她跪倒在父母床前,唤醒了沉睡的双亲,诚恳地向父母保证:从现在起,我会过好每一天。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